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我不想死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一章我不想死

    残破而坚实的鹤嘴锄,不断在岩壁上时轻时重的敲击着,力道、准头把握的刚刚好,“叮叮当当”的声响,不断的在狭长而幽深的矿道中回荡,整个矿道之中,只有一个身材颇高,体态消瘦的身影,不断重复着敲击的动作。

    渐渐的,在昏黄的光魔纹照耀下,岩壁上的白色岩石已经渐渐开裂、脱离。

    “还好,没有完全碎掉。”肖弘眉头微皱,发出了一声轻吟,接着将尖利的鹤嘴锄卡在缝隙之中,轻轻的将一块巴掌大的白玉石抠了下来,尽可能让其保持完好,并极其小心的将其放进了木箱的格子中。

    将略显粗糙的手深入到衣兜之中,肖弘便从衣兜之中取出一个象棋子大小的白玉石,与开采的白玉石不同,上面带有玄奥且神秘的纹路,利用体内的驭力驱动一下,上面的纹路变成了橙红,这正是时间魔纹,颜色不同代表的时间亦是不同。

    这也就是玉石的成品----魔纹,与这个世界息息相关的东西,无论是生活,还是战争。

    “大概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还差三块,必须要抓紧时间了。”肖弘轻吟一声,抹了抹额头上汗水,扶了扶缠在头顶的发出昏黄光线的光魔纹,拎着鹤嘴锄寻找下一块白玉石。

    现在肖弘已经明显可以感觉到,四周的气温已经开始不断升高,大约已经来到了四十多度,如果不能在傍晚前离开这里,滚烫的熔岩将会将地下水烧得滚烫,这里也将变成一个大蒸笼,人在这里必死。

    因此肖弘必须要抓紧时间了,而辨别白玉石,是一个非常需要经验的活儿,毕竟绝对大部分的白玉石都不会向刚才那样,直接暴露在视线之中,而是隐藏在岩石之中。

    一旦判断出错,刨下一块普通岩石,那么之前复出的努力,前功尽弃,费时费力。

    不过,还好,肖弘足足干三年采集白玉石的工作,经验虽然谈不上顶尖,但是绝对堪称是一个老手了。

    辨认、采集,如何完整的保住岩石内部的白玉石,已经摸索出了一套自己的套路。

    转眼,半个小时的时间,可谓稍纵即逝,矿道中的温度,已经开始急剧升高,不断接近六十度,四周的潮气,也开始变得灼热起来,呼吸到鼻子中的空气,也已经变得滚烫起来。

    可以说,到了这个份儿上,时间已经变得非常紧迫,不过,蹲在地上,敲击岩石的肖弘,目光则是一片冷静。

    在这里,肖弘已经不是一天两天,对时间拿捏的可谓精准到了极点。

    忽然,肖弘的神色猛然一动,双目之中流露出一抹异色,表情略微变得痛苦起来,一只手紧抓胸口,很用力的样子。

    “想不到这个时候会发作,糟糕了。”

    就在本能的抓住胸口的那一刻,肖弘发出了如此的声音,接着强咬牙关再次紧抓鹤嘴锄,抓紧一切时间,将面前的岩石抛出裂痕,然后将其抠出,快速将岩石放入木箱,正好第十块。

    麻利的将木箱封好,背在身后,肖弘便拎着鹤嘴锄,向极远处的一抹亮光狂奔而去,虽然表情多少有些痛苦,但是脚下的步伐显得额外的灵活。

    现在留给肖弘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哪怕晚上一秒,他便会被不断升高的热浪灼伤,甚至直接毙命。

    而在肖弘的身后,滚烫的热浪正如同野兽的大口,向他吞噬而来,现在肖弘所能做的,就是加快脚步,一旦失足必死无疑。

    随着眼前的亮光越来越近,肖弘神色不动,纵身一跃,一只手抓住了悬在矿道出口的绳子上,另一只手上的鹤嘴锄,凿入岩石之中,身子一用力,极其敏捷的从矿道之中翻了上来。

    借着微弱的光魔纹,下方的矿道在热浪的充斥下,景物已经隐隐变得扭曲。

    “嘘……”趴在上层矿道上的肖弘,微微输了口气,小臂处隐隐作痛,只一小块灼伤,这正是之前肖弘抓胸口,浪费的几秒钟所致。

    对于经常混矿道四层的肖弘,对时间的把握,通常是精确到秒的。

    “看吧,我就说弘哥能在最后时刻出来的,来,来,来,每人十个铜币,不要耍赖啊。”

    正在这时,一个尖里尖气的声音,忽然传入到了肖弘的耳中,如此有特点的声音,肖弘自然知道是谁的,那就是李乐。

    捂着胸口,努力从地上爬了起来,肖弘并没有理会李乐,以及身旁那几个闲着蛋疼的家伙,略显踉跄的向二层走去,三层矿道中人明显多了许多,都是衣衫褴褛的青年,在三层以上,是没有任何危险的。

    强忍着胸口传来的剧痛爬出矿井,一股清醒的空气,拂面而来,凉爽中带有一抹柔和,肖弘不由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尽可能让这一缕清晰,去抚慰胸口的剧痛。

    站在半山腰的矿井口,山下是一片略显破旧的建筑群,中心是一个将白玉石打磨成型的石场,四周被破旧的建筑群包裹着,天际之间只剩下一抹昏黄的亮光,耸立在石场四周的巨型光魔纹,也缓缓亮起。

    这里正是东城采石场,肖弘已经整整在这里工作了三年。

    下山,将采集到的白玉石原石上交,肖弘共换来了两个银币,也就是两百铜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