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不死的活人——幽冥界(下)第一小节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一辆巨大的马车在火地上行走,所到之处大火自然会散开,带着尖齿的车轮碾碎了地上的石块,也碾碎了一些冒着蓝色磷火的骷髅。*,,

    金冠的王坐在马车上,美人慵懒的靠在王的怀里将金杯里的红色液体喂进王的口中,王的眉头轻皱,似乎对杯中酒并不满意。

    青衣仆人手执长鞭轻轻地甩甩手腕子,长长的鞭子就会在雄壮的幽冥马的头部炸响,幽冥马粗壮的四肢就绷得很紧,马车的速度也变快了很多。

    旺财的嘴里衔着一束青草准备去找云烨,能在幽冥地见到青草这让旺财兴奋至极,吃了一口发现比自己梦中的青草还要香甜,自从佛陀被关在无间地狱,幽冥地就出现了很多奇怪的变化,如今连青草都能长出来了,不论如何这都是一种很好的变化。

    一个高大的鬼王站在山的缺口处,他的脑袋被他夹在胳膊底下,看到旺财嘴里的青草,浑浊的眼睛顿时爆射出两道黄灿灿的光芒。

    “这片地是我家的,不许你进来!”

    旺财停下脚步,把青草装进自己脖子底下的皮口袋,警惕的对断头鬼王说道。

    “地狱本无主,强者自得之!这里已经出了芒砀山,你能奈我何?”断头鬼王单雄信豪迈的大笑一声,往前一步抡起巨大的砍山刀就要动粗。

    旺财嘶鸣一声人立而起,转瞬间他的身体就变得如同山岳一般大,足足有一亩地大小的蹄子狠狠地踏在单雄信的身上,用力的碾几下,眼看着他的身体变得四分五裂,鼻孔里气咻咻的喷着火焰怒吼道:“再告诉你一遍,这里是我家的地方。不准你进来!”

    说完话,巨大的蹄子就把单雄信连带着地上的泥土踢的远远地,一个黑衣年轻人坐在一根高耸的石柱子上面,懒懒的对旺财道:“他好歹是我上辈子的爹,虽然不太争气,你就不能给我留点面子?你隔几天就把他踩得四分五裂的。还要我帮他续接身体,知不知道很费力气的。”

    面对单鹰旺财总是有些气短,不好意思的道:“每一次都是他来找我的麻烦,打不过我还总是撩拨我他不挨揍谁挨揍?”

    单鹰叹口气道:“他数百年来没有半点的长进,脑袋当年被砍下来了所以总是有些糊涂,只想着要复仇,其余的什么都记不住,连我这个儿子他都只能记住十二个时辰,见一回面就要重新介绍一下我是他儿子。你去问问云烨他有没有什么好办法给他治一下。好歹把他的脑袋给接上,总是拎在手里不像话。”

    “应该有办法吧,前段时间我兄弟刚刚给无舌的骨头架子上长了肉,你为什么不自己去见他?都是亲戚没问题的。”

    单鹰站了起来打算去找自己的父亲,回头看着旺财道:“在我没有收复邙山之前,我不会去见他,你告诉我我大舅哥,等我拿下邙山之后请他来家里做客。”

    说完话单鹰就踩着山巅一步百丈去势极快。转瞬间就不见了踪影。

    旺财从山脚的地方揪出一个正在偷听的骷髅头,一口带火的唾沫下去。那颗骷髅头就变成了石头的颜色,一蹄子踏碎之后这才欢快的朝西面跑去,他能感受到云峥在那里的气息。

    芒砀山的山势极为雄伟,而且瑰丽,红色的山岩去天一万三千丈,这是一个定数。高山就是这个数字,只有秭归山没有定数,只要有足够的命数,他会一直长到天上去。

    那日暮活了这么多年还是什么都不会,只能勉强学辛月那套管家的本事。整座家业划分成几小块,然后找合适的,聪明的幽冥马来管理,老钱管家就好。

    只是芒砀山上人形的东西少,不管怎么收拾看起来也是荒蛮一片。

    马车来到了极西之地,这里地火喷涌,汹涌的岩浆从地面喷涌而出之后就化作了银色的滩涂,马车轮子碾在上面火星四溅。

    一个巨大身影孤独的漫步在金属和火焰之间,高傲而圣洁,一队巨大的翅膀不停地变换着颜色,如彩虹,如极光……

    小苗变成神灵了,西北的那些人几百年以来疯狂的崇拜圣女,如果不是因为圣女牺牲了自己的身体嫁给了唐人勋贵,碎叶城一带早就被人遗忘在脑后了,那里能够成为西北最大的城市,所以那里的圣女庙很多,香火旺盛的不像话。

    可能是血食吃的太多,变得极其的高大,云烨看到小苗就叹气,以前多么乖巧的一个小女子如今身高百丈的自己站在她脚底下怎么显摆威风都像是一个大笑话。

    被自己老婆捧在手里谈话自然没有多少情意绵绵的话可说。

    “烧热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