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百九十一章 最终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不知道。”程池肃然地道。

    “不知道?!”周少瑾讶然。

    “的确不知道是什么。”程池道,“因为二叔父看也没看,在禁军抓住了四皇子的时候就把东西还给了皇上。”

    周少瑾莫名地觉得心里一轻,沉吟道:“难道是诏书什么的?”

    “或者是求救的书信、勤王的密诏……都有可能。”程池正色地道,“皇上虽然已经识破了四皇子的计策,可我想,他未必会觉得十拿九稳,留一手,也是有可能的。不然二叔父也不会在棋盘下发现什么东西了。”他说着,思索道,“我要是没有猜错,前世大家都没有觉察到四皇子的野心,他从容部署,先是害了皇太子的性命,然后又利用立储之事把三皇子等拉下了马。等立了皇太孙之后,又开始想办法对付皇太孙。只是不知道皇太孙到底是病逝的还是被他害死的?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应该也会知道——皇太孙死后,皇上的心境肯定发生了变化。他年事已高,若是再立个年幼的储君,储君再夭折了怎么办?四皇子因曾经养在元后宫里,前面的几个哥哥也都出事了。他顺顺利利地就被立为了太子。

    “可能是皇太子去世的事被皇上察觉了,也可能是他做了什么事让皇上非常的不满。

    “然后皇上有了废他的打算。

    “从这次的事来看,他既能在这种情况下策反了刘立,前世他天时地利人和,你又说事后刘力做了慈宁宫的大太监,他肯定是在刘力的帮助之下知道了皇上的打算。所以趁着皇上身体不适的时候一不做二不休地逼宫。

    “那时候他已经是太子了,皇上一死,他就可以名正言顺地继位了。

    “可宫里并不是人人都会听命于他。

    “比如说韩丁这样的禁军统领,肯定是皇上的心腹,最忠于皇上之人。

    “四皇子要害皇上,不可能绕得过韩丁。

    “前世大家都以为四皇子是正常的继位。

    “也就是说,前世逼宫之类的都是悄悄进行的。

    “四皇子攻进了皇上的寝宫。而皇城竟然没有太大的动静。换成是谁也没办法分辩出谁是忠臣谁是内奸。

    “皇上只能凭心而做出判断。

    “他现在已经窥知了四皇子的行踪。行人司的人和袁阁老都不愿意为四皇子动笔写遗诏的情况下还交给了二叔父东西,何况是前世被四皇子算计的情况下。

    “他肯定也交了什么东西给二叔父。

    “就是这个东西,引来程家满门抄斩。”

    周少瑾不解。想起程家前世的遭遇眼睛顿时有些涩涩的,道:“前世二叔父由程家下的葬。若是二叔父死在了宫里,东西肯定不在二叔父手里的,程家的人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算知道了。没凭没据的,也不敢说什么。皇上为何还要牵怒程家?难道就因为二叔父忠君之事吗?他这样。肯定不是什么明君!”

    她气愤地道,却忘了今生和前世早有了很大的改变,四皇子如今已是阶下囚。

    程池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发,耐心地道:“二叔父是由程家下的葬。可并不代表他就是死在家里啊!”

    周少瑾张大了眼睛。

    她怎么没有想到?

    周少瑾紧张地拽住了程池的衣袖。

    程池的声音也低了下去:“如果二叔父是家里去世的,大哥没有必要不声不响就安葬了二叔父。二叔父只可能是在宫里去世的。

    “皇上没有可信任的人,交了诏书或遗诣给二叔父。后来被四皇子发现了。二叔父自知没有办法达成皇上的遗愿,或是把东西藏了起来。或是把东西交到了别人手里,随后或是自杀了,或是被四皇子杀了。而四皇子没能找到他想要的东西,又不能把二叔父的尸体留在宫中,只好秘不发丧,先把二叔父的尸体还给程家,再宣布皇上的死讯。

    “大哥在官场上这么多年,虽然有时候耳根子软,遇事有些优柔寡断,却不是那没有眼力的人。

    “二叔父不管是自杀还是被人害死的,尸体上肯定是留下了痕迹。又是从宫里运出来的,不知道犯了什么事……他肯定不敢作声。只能悄悄地葬了二叔父。”话说到这里,程池流露出些许的不满来,“出了这样的事,任凭谁也会另做打算了。就算是没办法全身而退,,也应该送几个孩子出去,给程家留些血脉。他倒好,皇上提携他做内阁大学士,他就安安心心地当起他的官来……”

    周少瑾不知道说什么好。

    程池道:“程家在皇上的眼皮子底下。

    “等到掌握了朝政,站稳了脚跟,皇上开始整治吏务。

    “程家,这个时候就成了他的眼中钉。

    “如果一直没能找到那件东西,他就更要寝食不安了。

    “若是刚出事那会,他也许只会找个借口杀了程家在京做官的算了。可两年过去了,谁知道二叔父有没有把东西带出宫?又有谁能保证程家的人都不知道那东西里写的是什么内容?他索性来个杀人灭口,把程家的人全都斩尽杀绝,也可以一泄对二叔父愤恨……”

    周少瑾想到前世那些腥风血雨,担惊受怕的日子。

    她的眼泪大滴大滴地落了下来。

    程池把她拥在了怀里,重重地叹了口气,道:“不管怎样,四皇子的事败露了,就算是皇太孙病逝,皇上也不可能立他为太子,程家的危机解除了。七星堂也就没有了它存在的意义了。程家,终于成一个普通的耕读之家,韫哥儿也好,”他摸了摸周少瑾的肚子,“我们的这个小宝宝也好,都能过上平平安安的日子了。”

    周少瑾颔首。

    把手覆在了程池的手上。

    她重生以来最大的两个愿望都实现了。

    特别是挽救程家。

    当时在她的眼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