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百二二节 佣兵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亲爱的姜,你的举动总是那么出人意料。”

    一名年近五旬,身穿短袖衬衫,身材肥胖且头顶略凸的白人老者从车上走下,微笑着来到近前。用满是粗长汗毛的短粗手臂捏住他的手掌使劲握了握。抑制不住兴奋地大声道:“欢迎来到非洲。”

    弗莱彻。斯道尔万。地下世界排名第四的法籍军火商。也是非洲一些小国军队必须为之仰息的武器来源者。

    疲惫的姜婉琦尽力挤出一丝勉强的微笑:“我也没想到,坐在货轮底舱环游世界一圈的感觉,简直比下地狱还要难受。”

    闻言,弗莱彻哈哈大笑起来。他亲呢地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上车吧!我已经为你安排好了一切。”

    市郊,有一幢被棕榈树群浓密包裹起来的白色别墅。从表面看去,它的外观与普通的建筑物没有任何区别。可若是有好奇者想要靠近深究一番的话,却会惊愕地发现:那些隐藏在别墅各个角落里的黑衣人守护者,瞬间就能把自己活活打成破烂不堪的人肉筛子。

    热气腾腾的泽尔胡牛排、嫩滑适口的干果鳟鱼里脊、香气诱人的鹅肝酱饼、刚刚采摘而来的新鲜水果,加上放在冰桶里冷置,口感清凉的法国红酒。所有杂陈在餐桌上的美味,使得刚刚洗完澡,正用浴巾擦拭着头上湿发的姜婉琦,不由得生出阵阵感慨。

    作为一名医生,总能接触到各种不同类型的患者。两年前,弗莱彻不慎被f逼冻结了在美国的所有帐户。偏偏那个时候他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独生女儿,却急需一笔钱更换器官。如果不是姜婉琦主动垫出这笔医资,并且强行更改了一个没剩几年活头老富豪的换心排序。恐怕这女孩早已撒手人寰。

    对于这个年纪比自己小上许多的中国医生,弗莱彻总有着一种无法用语言说明的感激。

    他曾经开出一张没有限额的空白支票。但是姜婉琦却只在上面填充了手术所需的正常费用。一分不多,一文不少。

    他也曾想用各种方式报答自己的恩者,却无一例外均遭拒绝。无奈之下,他只好留下一个自己的秘密电话。声称:无论任何时候,都能满足医生的任何要求。

    “我需要一个能够不被查到的身份。”咽下一口尚未完全嚼烂的牛肉,姜婉琦长长地呼了口气:“最好,还有一份适合我的工作。”

    “工作?”坐在旁边的军火商一楞:“怎么……”

    “我知道你的想法。你会给我一大笔钱,然后让我隐姓埋名过完这一辈子。”点破对方心思的姜婉琦抿了一口冰凉的红酒,继续道:“可是,这并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要报仇。要把那些本该属于我的东西,分毫不少的全部拿回来!”

    “原来如此。”弗莱彻恍然大悟:“这一点你不用担心。我可以帮你。”

    “你的确欠我个人情。”姜婉琦卡住话头,认真地看了他一眼:“但是,有些事情,必须我自己来解决。”

    ……

    莫拉尔镇位于撒哈拉沙漠的边缘。也是一个正被风沙逐渐侵蚀、吞没的人类居住点。

    身穿浅黄色沙漠迷彩的方杰跳下吉普车,厚厚的橡胶军靴踩在滚烫的沙面上,顿时传来一阵如烤似燎般的炽热。

    和所有地下势力一样,在这个几近破败的小镇上,也驻扎着一支属于弗莱彻自己的私人武装。

    “一个中国人?有意思!”

    落满沙尘的帆布帐篷里,满头金发且肌肉健硕的克里斯,饶有趣味地上下打量着眼前这名身材与自己相仿的亚洲人。作为军火商手下最得力的雇佣兵队长,他一直都希望老板能够给自己派来一名合格的队医。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在电话里被弗莱彻夸赞得无与伦比的新任医官,竟然会是一个黄皮肤黑眼睛的中国人。

    在非洲,吃雇佣兵这碗饭的人,大多都是身体强健的欧、美裔人种。一个干瘦的和猴子没什么区别的亚洲人,能行吗?

    察觉到对方眼中那丝不加掩饰的狐疑,面色沉稳的姜婉琦也不分辨。指着克里斯的左腿道:“你的这条腿有略微的缓跛迹象。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最近几天在训练中不慎造成的肌肉拉伤。如果当时用药酒热敷推拿的话,早就已经复原。不过你自己并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现在的伤口已经恶化。疼痛感也远比几天前强烈得多。”

    “你的左肩有些不自觉的前倾,应该是曾经被大面积的划伤,因此造成的神经阻断。如果当时给你手术的人,能够多注意一下伤口清创的话,你也根本不会落下这个毛病。”

    “最后,你的眼睛充血红肿,而且带有相当数量的眼角遗留物。作为医生,我想给你的忠告是:少抽烟,少喝酒,多喝开水。并且,注意一下自己的个人卫生。否则,这双眼睛即便没有扔在战场上,你也会被沙漠里的灰尘和太阳活活变成一个瞎子。”

    姜婉琦很清楚先发制人的重要性。尤其是对于成天与死亡打交道,眼高于顶的雇佣兵来说。即便有弗莱彻的再三关照,如果没有真正能够拿得出手的东西作为震服,他们根本只会把你当作一堆没用的垃圾。

    应该承认,刚才的这番话很有效果。

    每说一处,克里斯总会下意识地去看看自己身上的相关部分。其眼中的惊讶也随之逾甚。不错,只要仔细观察,能够看出这些伤口的人的确很多。可是,能够说明其中原由,以及正确治疗方法的人,他这辈子还是第一次遇到。

    “ok!欢迎您,尊敬的医生阁下!”

    抑制不住内心的狂喜,佣兵队长张开双臂,以最热烈的方式兴奋地抱了抱姜婉琦的肩膀。要知道,在非洲这片土地上游荡的雇佣兵队大大小小也有数百之多。士兵人数超过万余。然而,想要从其中找出几个合格的,技艺高超的医生却难上加难。许多所谓的“队医”,不过是略懂止血、缝合一类简单急救知识的人。毕竟,真正在危急关头能够决定病人生死的优秀外科医生,只会在大城市里拿着优厚的薪水为有钱富翁看病。绝不可能跑到这鸟不拉屎的非洲来吃砂子。

    和所有的雇佣兵队一样,驻守莫拉尔镇的这支部队也有着属于自己的名字“火焰之狼”。以佣兵的话来说,队长克里斯,就是他们的狼王。

    “火焰之狼”的人数并不多,真正的核心队员仅有五十左右。当然,这个数字并不包括数百名战斗力稍微偏弱,仅只当作配合团体的辅助佣兵。不过,对于姜婉琦这名刚刚抵达的队医,所有人都报以相当程度的欢迎。

    一名优秀的医生,就某种程度来说,相当于雇佣兵的第二条生命。能够在子弹横飞的战场上保住性命。这比任何上帝的佑护都更管用。

    给姜婉琦准备的诊疗室兼休息场所,是镇上最好的房间。对于这样的安排,他并未表示异议。同时,也向克里斯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为伤者治疗是我的职责。不过,我更希望自己是一名战士。”

    姜婉琦的执拗,使克里斯毫无办法。请示过自己的老板并得到肯定的答复后,“火焰之狼”的后备兵训练队伍中,多了一名神情冷峻的黄种人。

    ……

    毫无遮挡的阳光直接照晒在地面上,把无边无际的沙丘烤灼得滚烫无比。赤脚走在灰黄色的沙面上,没入趾缝的细小沙粒足以把皮肤燎出串串水泡。漂浮在沙丘之上无法挥之的酷热,简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